常幻想那些無意義的美夢,卻無法讓他變的更加真實。

平常我應該算是個沉默寡言的人
其實很吵啦,但大多數都只有腦袋在跟自己說話

與人相處時都一個樣,不熟的人不知道該說甚麼這個習慣好難改
而最近,明明是朋友,自己卻好難說話、好難聊天
怕自己說錯話,但一說錯又很難回頭似的害怕

曾經有一次見到一些人時也莫名其妙太興奮(?)

既使抱著不想添麻煩的心態,還一直拒絕各種好意
回到家之後,突然覺得「天 好像太智障、對方會不會對我反感?」
就這樣毫無意義的情緒低落"

所以,我覺得應該要矯正與朋友相處的模樣、用詞與行為
好讓自己變得更有話題,或是覺得我是個很有趣的人

然而這件事情已經讓我在每個夜晚都掙扎許久
想照自己的意思說出自己想表達的事情真的很困難,我到現在還是這麼認為
這些行動的心理狀態,和想說的詞完全相反的真心話
一直重複地出現在我睡不著的狀態裡,與另一伴相處不開心的時候更是明顯。

~ O ~"

Um.邁向這個 "表達" 之路對我來說好像既驚險又遙遠

最後一刻還是要閃一下<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