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種心情
是不斷的重複悲傷後才體會的到

通常人在睡一覺起來就忘了
忘了後繼續犯錯再繼續體會,再繼續想著如何忘記悲傷。
每一次體會都會記得更多

這些,胸口股揮之不去的真實
該放什麼角度去詮釋

面對面
才深刻體會自己的無能,以及自己是多麼會流淚
好想成為一個有自信堅強的人
然後我才發現,我是這麼容易想念的人。